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焦杨拆迁户被打官员岂能保持沉默

2019-03-04 23:08:13

焦杨:拆迁户被打,官员岂能保持沉默

刘讯向现代快报表示,自己签了字之后才被放回。次日上午,经医院鉴定,刘讯全身多处肿胀、皮肤青紫,多处软组织挫伤。究竟是不是来龙新城征收人员上门打人、胁迫签字的呢?征收补偿办公室主任朱江称:“不知道,不好说。”(7月9日,搜狐) 一边是征收人员上门打人、胁迫签字,一边是拆迁办主任三缄其口、毫不知情。面对如此怪现象,笔者不禁要问,拆迁户被打,官员岂能“沉默是金”? 从表面上看,拆迁办主任大打“哑巴蝉”,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但此等恶性暴力拆迁事件发生在自己管辖的“一亩三分地”上,主任又岂能不知、岂敢不晓?因此,涉事主任并非“不知道”,而是“知而不道”。俗话说:“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故事。”实际上,正是不合逻辑的沉默、有悖常理的禁声,让涉事主任无意间露出了“狐狸尾巴”。若主任果真与此事毫无瓜葛,又为何要极力掩盖事实真相?依笔者看,“很傻很无知”的主任实际上“很油很狡诈”,“沉默的羔羊”就算不是“披着羊皮的恶狼”,也是“为虎作伥的小鬼”。 古人云:“我不杀伯夷,伯夷因我而死。”试想,治下出现如此“丑闻”,该主任又怎能超然物外、“无错一身轻”?如果当地拆迁部门干部作风过硬、日常管理有效、监督制约有力,小小的征收人员又怎能掀起如此波澜?因此,作为当地拆迁部门的“”,主任至少负有有用人失察之责、管理失误之过和监督失效之错。在面对媒体采访时,与其“淡定如云朵与人”,不如“沉重似磐石与公众”。 诚然,打人的是来龙新城征收人员,并非“无知”的拆迁办主任。目前也没有证据显示此事涉及贪污腐败、以权谋私、官匪勾结、雇凶伤人等问题。但公安机关、纪检部门审查案件的时候,决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只把此案当作一般治安案件或仅仅停留在处罚暴力征收人员上。而要本着“宜将余勇追穷寇”的态度,以施暴动机为线索,以无端沉默为疑点,认真摸清来龙去脉、努力深挖幕后黑手,力争“阎王小鬼一起抓”、“老虎伥鬼一起打”。只有这样,才能永绝后患,给受害村民、人民群众和社会舆论一个满意的交代。 作者:焦杨

:沈素芬)

工厂废旧物资回收
桂花价格
江苏抛丸机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