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第六朵水晶莲

2019年02月03日 栏目:娱乐

第六朵水晶莲我的妻子很美丽,且以能干贤惠着称。然而遗憾的是我不仅不是她的初恋,而且也不是她的那一个人。当年在南京读大学的时候,她

第六朵水晶莲

我的妻子很美丽,且以能干贤惠着称。然而遗憾的是我不仅不是她的初恋,而且也不是她的那一个人。

当年在南京读大学的时候,她曾经有过一段很痴情的初恋,她那个初恋的情人是我的好友涛。涛是系里一个俊朗的男生,在大家眼里,他和她才是公认的郎才女貌的一对。可是相恋的第二年,涛被父母送到德国,因为那边不但有他的前程,还有个世交家的女孩在等他。

大概那场恋情爱得铭心刻骨,所以和涛的分手曾让她痛苦了很长时间。作为一个有资格的见证者,我目睹了她全部的柔肠寸断。起初我只是出于怜惜,想陪她度过生命里一段艰难的日子。而后自己却不知不觉也陷进去,深深爱上了那个始终没有摆脱旧爱的她。

因为知晓前情,所以从爱她的天就暗怀心事,交织着对她的宽容和忐忑,希望用等待和时间去换取感情的空间。一直犹豫到毕业,我已拿到返回北京老家的车票,才跑去跟她表白:“这个世界上除了涛,还有我也一样爱着你。如果你肯,我愿意留下来陪你一生。”

她看着我,不语,慢慢地,眼中泪光盈盈。我也不多话,当着她的面,很干脆地撕掉了车票。

之后不久,我向她求婚。好像是作为回报似的,她当着我的面,将从前关于涛的很多东西都逐一毁去,我想拦都拦不及。然后,她平静地说:“我真心真意想和你重新开始。”

她的态度没有丝毫敷衍,我也没有更多话,默默去替她清扫满地的杂碎,但是我心中并没有想像里的那种完美圆满的幸福感。因为自己心里很清楚,这一地的碎片并不是销毁的全部,她还保留着一样涛的礼物。

那是一朵小小的紫色水晶莲花,是涛送她的件礼物,我甚至还记得它不菲的价格。可她却天真地以为不跟我说,我就永远都不会知道。

我并不说破,不是不想,而是依旧怀着一种期待和担忧在等。想给她时间,也给自己时间。可至于在等什么呢?似乎自己并不清楚。

结婚四年,我们的日子过得平淡惬意,前后搬过三回家,从南京城的下关到营苑再到玄武湖边的小区。三搬当一烧,有意无意地扔掉很多东西。可那朵水晶莲,始终被她用一块丝绒包裹着,从旧房搬入新居。每一次安顿下来,她都会小心翼翼将它放在衣柜底层的角落。

说实话,我不是一个爱计较的小气男人,何况往开处想,自己本来就是感情的后来者。但她对那朵水晶莲花的痴爱,却叫我无法释然。

家里的衣服随季节变换,而每次走近衣柜,我都会情不自禁地用眼睛朝底层的那个抽屉瞟。不过不去碰它,因为既怕触及她的心思,也怕触及自己的心思。

她去放衣服,有时也会莫名地愣怔起来。我从旁察言观色,自然看见她的恍惚神思。尽管那只是很短的时间,却真实地提醒我,藏在衣柜里的那朵水晶莲花,实际上已经成为婚姻里一个潜在的扣,结得不知该如何去解。

夏天的时候我买了车,是新款的雪铁龙,非常有金属感的银灰外观。恰好她也有一个月的休假,我们便开始商议开私家车出去旅行。

记得是她兴致勃勃到公司请假那天,久违的涛却意外地将打到家里,跟我说:“我现在回来探亲,想见一见你……你们。”

不知为什么,我居然没有半点犹豫地答应了,迅速得连自己都奇怪。后来掂量,大概因为一听出涛的声音,始终为那朵水晶莲悬起的心,反倒沉了下来,忽然觉得自己原来从开头就在等着这样一天的来临。

晚上她回来,我把消息透给她,当时刻意用一种含混的口气说:“涛打算明天来看我们。”在我们认识的熟人里,至少有三个叫涛的人,可她的眼睛一下就瞪圆了,直直地站在我面前,神思却游得很远,看得出她立刻就意会到我说的是那个涛。

也就是这种眼神,让我的心里有些酸涩,黯然地抱怨着想:过了这么久,也为你付出这么多,而你还是没有忘记啊。

半夜里,她摇醒我,其实我压根儿也没有睡着。在黑暗里,她说:“明天我去公司办理休假期间的一些事情,你一个人接待涛好了。”

我沉默着,知道她是替我着想,怕我在意她和涛的过去。但是我,伸手抚在她的手上,能感觉到她手心的凉。记得那年,涛委托我去跟她说分手的时候,她的手也这样冰凉过,是一种很凄凉的感觉。

那一刻,我几乎就要顺水推舟地答应她,可下意识里那朵水晶莲花在脑海里晃了晃。睡在自己身边的是个念旧的女人,更何况是一段付出过很多的旧情,绝不是可以不见面就了断的。于是,我用力握了一下她冰凉的手,轻轻地说:“过了这么久,不要再想着去躲。”表面上话是说给她听,实际也是说给自己。因为我很明白,在她心里,对涛依旧是爱恨交加。不然,她如何会一直保存着那朵水晶莲花?

第二天,涛果然登门。人到而立之年,他还是风度翩翩的样子,并且德国生活越发培养出他优雅的气质和做派,不能不让我暗自承认涛有的吸引力。话聊过大半,我借口做饭去到厨房,刻意给涛和她留下空间。结婚以来,做饭已修炼成为我拿手的强项,偏偏那顿饭,却做得从头到尾地心不在焉。

好在涛并非一个吃饭很讲究的人,加上心情良好,所以吃得乐陶陶,甚至留下了自己住梅花山饭店的房间,执意两天后回请我们夫妻。

送走涛,她半开玩笑地指出我厨艺的失手,然后挽住我,撒娇说:“我们提前到明天出去旅行,好不好?”我摇了摇头。立刻,她有些不悦,道:“其实我们不必为一个外人打乱全盘计划。”她把“外人”两个字说得很强调,我会意她的用心,但是傻子也看得出,她自己的心已经乱了。

过了两天,涛在饭店设宴回请,点的菜肴都是她喜爱的,甚至不时就着菜肴说起曾经的往事。看得出涛也怀旧,不然不会记忆如此深刻。

告辞的时候,涛非常殷勤地送她一样礼物,是一根细细的白金项链,上面缀着五朵小小的紫色水晶莲花,真正的天然紫水晶质地,价格昂贵,工艺精湛。加上她珍藏的那一朵,正好是他们分开的年限。

我站在她身后,和涛的目光有一个短暂的接触,顿时明白了涛的全部用意。这些水晶莲花,串成一个暗示,更是涛这次回来的目的——不妨设身处地来想,涛当初选择离开,应该有很多迫不得已的苦衷;如今一切稳定下来,再回头找寻,即便有些不择手段,但的确也没有错到那里去。

又是半夜,她轻轻下床,独自去贮藏间,从衣柜底层翻出那一朵水晶莲花,就着微弱的灯光,和另外的五朵相比。

其实我也没有睡,悄悄尾随在她后边,清楚地目睹过这一切,然后黯然退了回去。

翌日,她告诉我:“昨天晚上你去宾馆停车场的时候,涛约我一个人今天下午去喝茶。”我看了她一眼,她的眼睛里是一片茫然。本来是她的事情,却似乎在等我的决定。以我对她的了解,知道这个时候只要我稍微表示一下反对,她就绝不会去。

可是,我微笑着朝她点了点头,然后看看手表,努力用平静的语气对她说:“你应该戴上他送的项链去见他。我还认识一个做工艺的朋友,也许能把你珍藏的那朵水晶莲花也镶上。”

她一下就愣怔了,眼睛又一次瞪得大大的,这是一种复杂的神情。沉默了几秒钟,她轻声问:“你知道全部原因,对不对﹖”我笑着,叹了口气说:“你不想想我曾经和涛的交情,那朵水晶莲花,是当年我陪他去新街口的金饰店里千挑万选出来的——因为你的姓名里有个莲字,而且你生日的幸运色是紫色。”

她的脸因为震惊和微怒而涨红:“知道原因你居然还同意我去﹖”我说:“有些事情不是可以用回避来解决的,所以涛选择送你项链,希望能找回当初舍弃的那朵水晶莲花。”她反问:“可是你选择什么?选择视而不见?或者你从来就没有在乎过我?”

我听了,涩涩地笑道:“正因为我非常在乎你,所以才把选择的自由给你。我宁愿失去你,也不希望看到一朵水晶莲花孤单地藏在衣柜角落,成为今生未尽前缘的遗憾。”

她凝视我,好像在看一个陌生人,但目光里充满着感动。良久,她转身去贮藏室,拿来那第六朵水晶莲花,和涛送的项链放在一起,提出要去那个朋友的工艺间。

我有些受伤的感觉,但忍着不动声色。可就在她伸手去拿项链的时候,她却贴着耳朵跟我说:“今天真高兴,结婚这么久,我终于知道自己拥有一个品格高贵、心胸豁达的丈夫。”

迅速扭过脸,我看着她。她双眼里流露出的不仅是缠绵,竟然还有尊敬和崇拜,那是一个真正放得下过去、对婚姻充满信任和骄傲的女人的眼神——在衣柜里藏了那么久的一个心结,原来是可以这么简单就解开的啊!

我没有说话,将那第六朵水晶莲放在妻子手心里,对她说:“即使一切真的过去,它仍然可以和另外五朵镶在一起,作为一段美好记忆的珍藏!”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她脸上,她走过来,深情款款地挽住我,笑得明媚、灿烂。

挖坑机价格
复合软管批发价格
DVI光端机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