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港刊欧美富人吶喊请征我高税

2018-11-30 20:55:09

港刊:欧美富人吶喊请征我高税

中新9月6日电 香港《亚洲周刊》一期刊文说,股神巴菲特提议美国政府对富人提高税率,法国、德国及意大利富豪欢迎政府征收特别税,帮助国家摆脱经济危机。但美国的茶党、德国的自民党及法国总统萨科齐的阵营,却以自由市场之名不愿向富人多征税。  文章摘编如下:  美债欧债延烧,政府束手无策之际,民间出现罕见的“富人革命”风潮——先有美国股神巴菲特登高一呼,提出对富人增税的建议,几乎在同一时间,太平洋彼岸的法国16名富豪挺身呼应,德国、意大利也出现类似行动,呼吁有钱人共体时艰,要求政府课他们重税解决危机。一场由上(富)而下(贫)、由民间引导的财富重新分配运动,似乎正展开序幕!  全世界第三大有钱人巴菲特8月中公开要求美国政府对他之类年所得在100万美元以上的有钱人提高税率,疏解预算紧缩危机。他表示有钱人受到国会多年的特别眷顾,“现在是政府认真思考负税公平的时候了!”巴菲特强调,他付的税只占他总收入的17%,而他手下的受薪阶级平均要缴36%。  美国茶党杯葛富人税  过去20年来,富人占尽便宜,中下收入者的负担则不断加重,在人心惶惶的此刻,只有立即且实质的行动,才能防止怀疑变成绝望。稍早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富人征税构想,因茶党的杯葛,终究胎死腹中。  一个星期后的8月23日,包括法航、欧莱雅(L'Oreal)、兴业银行、法国电信、PSA汽车、广告业龙头阳狮集团等16家法国大企业老板和超级富豪联名在《新观察家周刊》上请愿,以“征我们的税”为标题,欢迎政府征收特别税,帮助国家摆脱经济危机,“当国家财政赤字与负债加深威胁到法国和欧洲的未来,当政府要求大家团结一致时,我们有必要助以一臂之力”。不管请愿背后是单纯同舟共济的情操,还是扭转不良形象的算计,法国政府迎来即期支票的及时雨,决定从善如流,暂时征收。  在德国,企业界的反应相对冷淡,联邦工业总会(BDI)理事长凯特表态,认为现在不是讨论富人税的正确时间点。但有一群有钱人却锲而不舍,想尽办法“劝”政府重新引进富人税,矫正日益失衡的负税不公现象,缩小贫富差距,68岁的退休心理医生连库尔告诉亚洲周刊:“可不能眼睁睁等着像英国一样,出现怒火烧城的失控局面。”  组建争缴富人税组织  早在2009年金融危机之后,连库尔就召集20多位有钱人,组成一个叫做 “富人争缴富人税”的组织,要求政府对财产超过50万欧元的有钱人征特别税,之后再每年征正规的富人税,降低政府举债施政的压力。特别税估计可征到900亿欧元,他们要求政府把这笔经费用在学校教育、医护人力、老年照护、青少年社团活动等在财政困境下特别容易被牺牲掉的弱势领域,“否则公共部门无法满足民众的基本需求,民主社会将岌岌可危”。  德国政府不为所动  现在这个有钱人俱乐部的会员已经超过50人,其中不乏财产3000万欧元以上的巨富,但政府不为所动,联邦财政部的正式响应是﹕“国家危急的非常时刻,才需动用非常手段,向民间集资,目前这前提并不成立。”  深受欧洲六八左派自由思潮熏陶的连库尔并不气馁,他说其实他是个极不喜欢出风头的人,之所以站出来,是因为气不过政治的无能,非得出来自救不可。这个世界上的财富中很大一部分不是实质辛勤工作而来,而是投资获利或继承来的,没有理由不缴高税,所以他的组织追求两个目标,一是引发社会广泛对所得分配的辩论,二是说服其它富人税负公平的迫切性,至于如何设计合理有效,是次要的技术问题。这两个目标虽然还没完全达成,50个会员只是全德22000名富豪的凤毛鳞角,但“至少大家已开始热烈讨论价值体系的重整,要求扭转几十年累积的虚浮政经运作”。  有人要问,直接捐钱给慈善机构做好事,不是比较快又干脆?连库尔说﹕“捐款我们也一直在做,但我们要的是制度性、有系统的设计,光靠几个有钱人一时的慷慨是不够的。”就在访谈时,响起,法国绿党外围组织传来好消息,那头已经号召到够多的富人,很快可以开始“逼”政府征税,名字就取为“民主需要挥洒的空间”,推动法国版的长期永续抗争,不让16个大企业专美于前。连库尔很兴奋地透露,不久前英国的一个非政府组织也来询问,欧洲富人大串联似乎越来越具体。  意大利法拉利汽车公司总裁蒙特则摩洛也站出来表示愿意多付税,菲雅特老板答应在特定条件下支持,但代表意大利制造及服务业十四万家企业雇主的Confindustria协会会长马歇葛里亚则公开表明反对富人税。根据"El Pais"报的报道,西班牙政府正考虑在11月大选之前,恢复富人税的征收。  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的统计显示,美国富人所缴的税占全国总税收的12%,法国占7.8,意大利4.3,德国只有2.3。各国贫富悬殊的状况持续恶化中。以德国为例,富的一成人和穷的一成人收入差距11倍,虽然不如英国严重,但就其近年的改变速度而言,却令人触目惊心。德国一向以均富社会自许,连库尔感叹今天竟然有将近700万人靠吃不饱饿不死的社会救济金度日!  良心富人自发而起,呼吁政府课重税的呼声并不是今天才有,但抵死阻挡的总是政党——在美国是茶党,在法国是总统萨科奇自己的阵营,在德国则是自民党,祭出的都是“自由市场精神”的旗帜。而民主政治每隔几年就要选举,为了选票,政府释出利多,不敢向多数选民增税;占选票少数的富人及企业家,或藉其财力或错综盘结的政商影响力,威胁利诱,绑架政治。政党害怕失业问题拖垮选战,讨好都来不及,那敢开刀,于是国库虚空,举债无度,种下今日窘境的根源。  一场由富人开启、由公民引导的财富正义运动,似乎才要开始。(陈美慧)

装饰船
重型货架
嘉立创在线下单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