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偷食禁果导致女友怀孕无钱堕胎被她鄙视

2018-12-07 03:07:18

偷食禁果导致女友怀孕 无钱堕胎被她鄙视

我的学习成绩一落千丈。父亲被老师叫到学校,回来后狠狠地打了我。我不敢再去约小宁,一放学就乖乖地回到屋里看书。那天,我走出校门,小宁叫住我:我怀孕了。我惊讶地睁大着双眼:不,不可能吧?我的吃惊让小宁感到失望。

她叹了一口气:我不会连累你,我自己去医院打掉,你能不能给我些钱?我有些为难,我没有钱,又不敢向父母张口,我犹豫着说:我想想办法吧。而我却一直没有办法。小宁一次找我的时候,我磨蹭了半天,才从口袋里拿出40元钱,那还是我半夜从母亲的包里偷出来的。小宁失望地看着我,一句话也没说,转身走了。我羞愧地站在风里,看着风儿把她丢下的那几张钱卷得四处飞散

我不知道小宁是如何解决那个难言的苦涩的,因为在这座城市她可依赖的亲人并不多。那天以后,小宁再也没来学校上课,我怀着愧疚去找她。她却冷冰冰地把我堵在门外,眼里透出一丝鄙视的目光,那是刀子一般的恨意。我知道小宁不会原谅我。小宁就这样离开了学校,离开了我的生活。第二年,我考上了本地的一所公安院校,毕业后分配在公安局缉毒队工作。

一个下着细雨的日子,几个队友从警车上押下一个瘦高的女人,她几乎是被拖着从我身边走过,我看得很清,那是一张多么熟悉的脸。队友说,她和一个毒贩关系密切。那一瞬间,一股疼痛涌上我的胸口。我去看她,不想她为了一个十恶不赦的男人而丢掉自己的生命。小宁却不漏一个字,她倔强的目光里存在着为爱而不屈的勇气。当我在小窗口叫她的小名时,她浑身一颤,终于认出我,但终不屑一顾地转身走开。

小宁被判处死刑。一个阴郁的日子,从公判大会的礼堂门口驶出一队刑车,一个身着红衣的女人从我面前晃过,她那依旧光洁的额头和那倔强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刺痛了我的眼眸

电玩城捕鱼
服务器回收
广州伊尔美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