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外国学者谈中国梦能够感召人民自信心的概念

2018-11-05 10:05:11

外国学者谈中国梦:能够感召人民自信心的概念

由国务院办公室主办、中国外文出版发行事业局和上海社会科学院承办的“中国梦的世界对话”国际研讨会7日在上海开幕。英国伦敦经济学院亚洲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当中国统治世界:中国的崛起和西方世界的衰落》作者、剑桥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高级研究员马丁雅克出席开幕式并发表了题为《中国梦:从历史看未来》的大会演讲。以下为演讲全文:

中国梦:从历史看未来

不论是政治观念或是口号,中国梦都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它是一个可触可及,同时也是可传递,能够感召人民自信心的一个概念。每个人都知道梦想,不论是意识层面还是潜意识层面,我们都有梦想。梦想属于每一个人。梦想可以带来自由的感觉。在梦想中,我们可以不受物质环境或真实世界的束缚。另外,梦想可以使我们暂时逃离这些束缚。梦想是非常个性化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梦想使我们勇敢,梦想促使我们把世界想象成它可能的模样,我们希望打造的世界的模样,而不只是它现在的模样。

中国梦预示着新的开始,中国梦的时代已经到来。它并不适用于1978年。当然,这不简单只是个时间的问题。中国梦鞭策着每个中国人不断向前发展,掀起美丽的一页,打造全新的国家。中国梦预示着新的开始,但是与此同时也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邓小平时代的结束。

邓小平时代强调经济增长和减少贫困,坚持一切必须服从这个目标。中国为了经济增长的伟大事业尽量避免与任何国家产生不必要的冲突。外交政策的制定要服从国内发展。中国与美国建立了友好关系,因为这是中国进入国际社会和全球市场十分重要的条件。邓小平时代必须要自我约束,一门心思,努力搞好经济建设。摆脱贫困需要原有的单一化经济发展。邓小平时代取得了伟大的成果。这意味着中国现在处于一个与三十年前完全不同的时代。中国也有能力开始拥有自己的梦想。

邓小平时代采用相对单一的经济政策:从农村转向城市,劳动力密集型制造业,外向型经济以及大范围的投资;实行一系列政策如计划生育等促进经济优先发展。关于这些政策现在已经不适用的说法是错误的,这些政策仍然在经济建设方面发挥作用,只是它们的有效性以及与经济建设的关联性大大降低了。十八届三中全会的《决定》提出了与1978年完全不同的经济战略,以及多重经济目标。

《决定》中有两点引人注目。首先,《决定》是一个根本的,有高度关联性的文件。《决定》中不断突显一种理念:中国已从一个原有的经济发展阶段进入另外一个全新的阶段。同时,《决定》中也提出了新的战略。第二,《决定》显示了进行转变的强大自信以及领导层有能力实现这种转变。它既有对未来的憧憬又有很强的可操作性。这将是一个摸索不断,探索不已的过程。

中国由邓小平时代发展到习近平时代,这一转变不仅体现在经济方面,虽然经济发展仍然是迄今为止改革时代中主流的话题。邓小平时代的模式是多维度和多方面的,它体现在:以出口为导向、劳动密集型的经济政策;独生子女政策;朴素的外交政策,以及一个处于改革中的、目标转变过程中的国家等等。然而,以经济发展为首要优先目标的国家政策必然会驱使社会发展的其他方面都必须服从于经济的发展。

习近平时代的国家模式也是多维的,但这一多维化体现在其他方面,并且较前者更为复杂。其中,必要的经济改革是显着的特征:从前以出口为导向的经济转变为以消费为主导,增加附加值产品的生产,促进服务行业的发展,推进金融领域的改革,在这一过程中,人民币在国际经贸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此外,从前的独生子女政策也在逐步放开,户籍改革制度也在稳步进行,环境保护问题也被赋予越来越重要的地位,社会保障在不断扩大,医疗卫生体制改革也取得了很大成就。

按照中国政府的规划,到2020年,中国将成为中等发达国家。而到本世纪中叶,中国梦将得以实现。这一全体中国人民的梦想不仅体现在经济方面,国家的繁荣将体现在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当你还是个穷人的时候,经济就是一切;而当国家逐渐富有起来,整个社会在经济发展以外、其他方面的考虑和需要会变得越来越重要。这一雄心所表达出来的自信是惊人的,尤其是对于一个长久以来以谨慎和冷静着称的领导层,及其文化和民族。

中国梦还强调民族团结的重要性,体现了国家和社会中不同种族间的关系。此外,中国梦还指出,国家梦与个人梦是相辅相成的,中国梦的实现有赖于众多个人梦想的实现。这一点我们已经可以从中国年轻人对未来积极乐观的态度上感受得到。正如十八届三中全会所阐述的那样,每一个中国人都将经历历史性的重大改变,他们将更加与世界接轨、更加全球化、更加投入、更加自信、心胸更加开阔、更具环保意识。总之,中国梦是全体中国人的梦想,是整个民族的梦想。

正如习近平主席所讲到的,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中华民族近代以来伟大的中国梦。它的含义包括国家经济、政治、文化和社会各个领域的改革。“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不仅是一个时代的现象,中国在历史长河中各个朝代(比如唐朝和宋朝)的伟大成就都能表明,无论按照那个时代的国际标准,他们在各自的时代都能称之为伟大的国度。因此,“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关系着世界上五分之一人口的共同命运。而在这一全球化的时代,这一梦想可以被看作是一个关乎国际社会的现象,它的实现将对整个世界产生深远的影响。“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将改变中国与整个世界的关系,这也是中国梦中不可分割的重要一部分。事实上,这一部分是中国梦中胆的一部分。

我们思考中国梦可能转变、优化中国和世界的关系时,可以回溯中国当代史。从1978年到2013年,我称之为邓小平时代,其主要特征是关注当务之急。在走向现代化和脱离贫困的双重压力之下,中国人不得不缩小焦点:既不能迷恋过去,也不能梦想未来,而只能专注现实。因为无法抗拒的现实需求,在中国,历史只能罕见地退居次位。在2005年至2008年我写书期间,我震惊于这样一个发现,即对中国未来的思考通常没有建立在参考其历史的基础之上,现实危机使得历史思考成为品。我觉得,当习近平认为中国应该重新审视历史——不仅是建国后而是更远久,历史视角与现实思考密不可分的时候,这标志着邓小平时代画上句号。

有一个关键问题,就是十九世纪末是一个转折点,中国急剧衰落影响了国内完整性和国际地位。已故美国历史学家白鲁恂(Lucian Pye)曾说“中国身为不折不扣的文明体系却想混入民族国家之列”,在十九世纪末囿于自身弱点而适应国际体系的欧洲规范。然而,中国不再弱小;恰恰相反,她日益强大。她的崛起显而易见:从静默垂头的变得自信豪爽。白鲁恂所描述的时代已经终结。中国尚无法对白鲁恂提出的问题给出具体答案,但是,这些问题在因衰落、后退而被搁置于历史书中长达一个世纪之久后,终于开始被探索并进入议程。白鲁恂提出了两个问题:一个是成为文明国家而非民族国家意味着什么;另一个是如果中国不再因弱小而不得不适应西方主导的国际体系,而是可以根据自身需要、特点和历史去修正和形塑体系,这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这些问题我们还都没有答案,但是有一件事很清楚:中国的不断崛起将大大影响国际版图,这可能是自英国工业革命后对当今时代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很难相信我们的现行世界体系可以得以持续,它可能发生难以计量的变化。人们已经意识到这种变化可能难以避免,然而,当下关于世界体系未来发展的讨论,即全球政治及其构成要素——包括民族国家,都被缩小到对国际金融组织和世界银行等机制的讨论,这无疑是迷失于细节,无法顾及大局和看清左右成败的大问题。这折射出对超越当前世界体系认知能力的不足,对根本性变化预见能力的不足,以及对巨大范式转变接受能力的欠缺。思考中国崛起就是需要这样的思维。当世界不再由世界15%人口所构成的西方来主导和代表,而是被85%世界人口的发展中国家取代,中国成为重要代表;我们需要大大丰富想象力来预见这样一个世界。届时,我们现行的民众国家体系优势将面临质疑,不单中国作为文明国家难以融入传统欧洲的民族国家规范,其他非西方国家,如印度,伊朗,土耳其和尼日利亚,不也面临着同样的境遇?以前西方殖民地没有选择的余地,采用了民族国家的形式。但想象一下,在一个中国作为文明国家并占据主导地位的后西方世界里,中国成为催化剂,可能出现更具多样性的国家形式。

在我的书里,我指出,中国对自己未来和世界关系以及自己未来形象的看法必定会被中国历史左右。当然这一点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不可避免的,但中国尤其如此。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中国一样和自己的历史联系得那么紧密,甚至被历史深深影响。中国梦的提出会鼓励中国人去重新发掘国家历史和国家未来的关系。中国人在谈论未来的时候,历史是极其重要的一个因素,这一点跟邓小平时代不一样。然而,历史并非的决定因素。中国的未来将由历史和现代化共同决定。这两个因素是完全不同的。一边是非凡的平静,另一边是中国现代化的活力,中国在不断地经历着革新。一个重要的例子便是中国文化。文化决定了国家和人民的本质,传统中国文化现在正在经历着一系列的革新。同时,理所当然的是,世界跟一个世纪或者更久以前也截然不同了。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对东亚的看法会被过去朝贡体系的经验所影响,但如果说未来东亚的秩序将完全仿照朝贡体系,那就太幼稚了。真正重要的问题是,历史经验将会怎样重塑东亚,那些历史经验则不会参与这个过程。

这就引出了我的关键结论。中国对未来、对自己在未来世界格局中的位置越来越自信。主要原因有两点。首先,中国自己的转型。中国的成功赋予了整个国家和强烈的自我认同和自我信任感;中国的成功也让他们对改变的重要性和意义产生了深刻的认识。第二个理由包括的方面更广,那就是全球范围内的转型。可以用以下几点来概括。世界的中心正在从只有少数人口的发达国家开始向多数人口居住的发展中国家转移。很多国家都正在经历现代化。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大势所趋。尤其是中国,中国正在成为他们发展的催化剂。从非洲到拉丁美洲,从东南亚到中亚,中国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换句话说,中国在决定时代趋势的过程中起到了战略性的关键作用。中国的发展需要从许多发展中国家进口产品,这些发展中国家也需要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来销售他们的产品。更重要的是,他们需要中国的贷款和中国的投资。也就是说,他们之间的相互依赖加强了,所以中国强调互惠互利、共同发展和双赢的关系。中国已经成为了发展中国家转型的引擎。同时,中国也是发展中国家的楷模。作为一个发达国家,美国是不可能在全世界范围内起到这样的一个作用的。从这个意义来说,美国站立在历史的对立面。美国想要继续维持现有的国际秩序,发展中国家将会处于新的国际秩序的核心,新的秩序必然会取代旧的秩序。

因此,中国梦并不仅仅局限于中国。中国梦关系到中国在发展中国家转型过程中的作用,以及在世界转型过程中的作用。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中国的崛起会促进世界的转型。中国越来越自信,这一点并不奇怪。历史似乎看起来也是站在中国这一边的:中国支持改变,改变也支持中国。这二者是一个强有力的结合。

原标题:外国学者谈中国梦:能够感召人民自信心的概念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深圳救护车出租
污泥烘干设备
广州股票开户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